腳印s

忘忘是好朋友

side by side

試著在沒什麼人會看到的地方開始試著耕作想創作的故事

螢光藍世界與少年AB

---

少年A是個純真直率的孩子,而少年B是個早熟有城府的孩子。

兩人是小學生,同班同學,不熟。

一日,A在學校的後花園看見B站在一高台上,神情迷幻的向水池倒入一劑螢光藍的藥劑,水池被染的螢藍螢藍的。

眼神似乎和B對上了,A感到退縮。

---

隔日校長在朝會時告訴全校昨天有人惡作劇,害死水池中的魚以及危害周圍植物,要揪出犯人,而A便一直看著前排的B,B似乎沒有甚麼反應,A一直想著昨日看見的景象。

---

當天正常的和朋友回家了。

隔天,A的整個世界變得螢藍。

父母 街道。所有人,變成瑩藍世界的版本,生物性也有點不同了。

但是全校只有A覺得違和。

除了B反應正常,其餘人及世界從那天開始有意無意的開始排擠A。

---

一天一天過去,世界瑩化指數越來越高,開始像另一個星球,人們開始變異,街道長出巨大植物。

只有學校內好像還正常,A回家找不到人,來了一趟學校外面的時間便惡化到A不敢出學校。

而世界仍然有意無意的要抹除A。

---

總之事情是這樣的,B由於某原因向池子倒入的瑩藍是干涉劑,以自己為祭品、池子為媒介,干涉了世界,創造出一個獨立於原本世界的空間,在哪裡有著自己的世界規則。

而目睹創世場景的A一同被系統默認為管理員,來到瑩世界,卻因為一次只能有一個管理員,A和瑩世界的相容性小於B,故受到系統排除。

---

可以被瑩世界任何事物輕易抹除的純白的A

被利用而創世,半瑩化,強大的B

全瑩的瑩世界原生種們

再舞台上演出的故事。

A想回家而AB會互助。

目前構思到這。

聽說練下去對我很好的我的畫風

夢裡的我與我的守護者